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娱乐 图片 视频 全国 手机版
奇闻 国际 国内 社会 奇闻

央视谈“梁莹事件”:证明迷恋论文搞乱“学术圈”

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人气: 发布时间:2018-10-29
摘要:原标题:“梁莹事件”再证迷恋论文搞乱了“学术圈”央视网消息:近日,《中国青年报冰点周刊》报道,南京大学社会学院年仅39岁的“长江学者”梁莹教授存在严重学

  原标题:“梁莹事件”再证迷恋论文搞乱了“学术圈”

  央视网消息:近日,《中国青年报冰点周刊》报道,南京大学社会学院年仅39岁的“长江学者”梁莹教授存在严重学术不端行为,记者对比发现,梁莹至少有15篇论文存在抄袭和一稿多投。目前,南京大学已经开始正式调查梁莹涉嫌学术不端问题。

  公开资料显示,梁莹教授是同龄学者中的佼佼者,有包括博士、博士后、“万人计划”青年学者、“长江学者”等多个学术头衔。在曝出这起奇闻后,公众最关心的问题是:如果报道内容全部属实,梁莹可以说在科研方面劣迹斑斑,那又是如何进入这条“学术快车道”的?

  据报道,梁莹在申请南京大学教职时,有人认为她才30岁,就发表30多篇论文,“不符合文科的严谨性”,说通俗点就是质疑梁莹的论文太“水”了。事件曝出后,多位社会学领域学者表示了解过梁莹的研究,确实一般,目前国内社会学“扛旗”学者赵鼎新也表示自己拒绝过梁莹前往芝加哥大学做博士后的申请。吊诡的是,南京大学社会学院一众领导、教授却看不出其中猫腻,不但让她通过了最终的考核,还在接下来的近十年中将多项资源向她倾斜,让她畅通无阻地拿到了各种荣誉和头衔。

  “梁莹仍然凭借论文数量上的优势通过了投票。”调查报道中的这句话直指问题核心——这是一朵开在“论文崇拜”歪脖子树上的学术不端“恶之花”。

  用论文的数量作为考量学者学术水平的尺子,本身没有大问题,也是国际通行的惯例与做法。但将论文数量、被引用数量作为评职称、发奖金等现实利益密过度挂钩,却直接导致唯论文论英雄、论文崇拜和国际学术期刊迷信等怪现象。这也是梁莹拿到“通关密码”的诀窍,无视学术规范与职业道德,炮制尽量多的论文,去参与各类评比,走上“封神成圣”的金光大道。

  梁莹在回应记者采访时说:“你这样查,全中国所有的人,很多教授、博导都有问题。”诚然,拉上整个学术圈为自己垫背并不能分担众人对她的鄙薄,但这句话某种程度也暴露出中国的科研界确实风气浮躁。近年来,从院士涉嫌学术造假,到多篇学术论文被国外高水平期刊撤稿,高校、研究院所频频曝出在“唯论文”体制下浑水摸鱼的“窃钩者”,也难怪网民要调侃“滚滚长江(长江学者)都是水”了。

  在学生眼中,这位梁莹老师对教学极不负责,缺乏治学者应有的修养,存在早退缺课、上课念课件、吃零食、玩手机、让学生干“私活”等情况。这是“论文崇拜”的另一个恶果,机械、狭隘的考核机制让许多青年学者重学术而轻学生,甚至将一些德不配位、才不配位者放进“象牙塔”,成为大学生的“领路人”。大学之道,在明明德,如果在一个国家最应当保有情怀、最应当“理想主义”的地方,都失守学术底线,那要赶超18年斩获18个诺贝尔奖的邻国日本,就更属于无稽之谈了。

  科学是追求真理、揭示真相的神圣事业,在“论文指挥棒下”以兴趣或解决现实问题为导向的学术研究恐将无立足之地,“板凳要坐十年冷”的崇高学术信仰也会逐渐褪色。尽管科研界的职称改革已经拉开帷幕,但从“梁莹事件”反窥,力度远远不够,破除固有体制一定不能止于小修小补的“厘米推进”,而应当将其置于“科教兴国”的宏观视野进行系统改革,否则,今天打在梁莹身上的舆论监督“板子”,还会打在下一个、下下一个“梁莹”身上。(文/樊帆)

责任编辑:采集侠
首页 | 资讯 | 关注 | 科技 | 财经 | 汽车 | 娱乐 | 图片 | 视频 | 全国

Copyright © 2006 中华汽车网学车频道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粤ICP备05115119号-1  技术支持:中华汽车网学车频道

电脑版 | 移动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