更具新闻影响力网站
欢迎投稿本网站
首页 > 汽车 > 正文 >

何小鹏挥刀向内,李一男交不了车,谁是2022年汽车圈最惨的人?

发布时间:2023-01-19 14:23   来源:

  

编者按:

  

在刚过去的2022年,汽车行业继续深层次变革:惊喜与变数,新生与湮灭,崛起与跌倒,交替上演。这一年,特斯拉神话不再,股市跌跌不休,全球新能源汽车销冠被夺,花落比亚迪(002594);这一年,中国造车新势力阵营拉锯激烈,座次几经更替,头部集体冲破10万年销门槛,但乾坤未定;这一年,在电气化浪潮助攻下,自主品牌不断崛起、市占率节节攀升、出海表现抢眼,但不少合资品牌则走到了退市边缘,此消彼长。2023年大幕已启,车市又将走向何方?凡是过往,皆为序章。时代财经即日起推出车市年度盘点,细数2022年车市之变。

  

送别2022,迎来2023,年末岁初,正适合回顾和展望。

  

过去一年,新能源汽车市场成长堪称亮眼。据乘联会数据,2022年11月,国内狭义乘用车市场零售销量为164.8万辆,其中新能源车销量达59.8万辆,同比增长58.3%,渗透率高达36.2%。前11个月,新能源市场总体销量为503.0万辆,渗透率达到27.4%。

  

蛋糕越来越大,竞争却愈发激烈。新能源车市场,比亚迪、特斯拉销量遥遥领先,造车新势力方面,头部格局被打破,多匹黑马冲出,蔚小理压力不小。

  

  

哪吒S。

  

但车市就像生活,有亮面就有暗面,有人风生水起,也有人郁郁不得志。有的新造车企业销量严重下滑,有的创始人创下纪录,还有的车企未能量产,沦为“PPT造车“……

  

2019年,蔚来李斌曾被媒体称为“最惨的人”,2022年,这一称号“花落谁家”,展望2023年,这些又给行业留下了哪些启示?

  

从销冠到跌出新势力第一梯队,何小鹏着急上火?

  

2023年1月1日,造车新势力们纷纷公布2022年成绩单,排名与过去两年大相径庭。这一次,曾经的销冠——小鹏汽车落在了后面。

  

小鹏汽车一度是“蔚小理“中卖的最好的,2021年累计交付9.82万辆,同比增长2.6倍,彼时,其交付量和增速均居“蔚小理”首位。

  

2022年上半年,小鹏依然表现抢眼。一季度共交付34561台新车,同比增长159%,位居新势力第一;第二季度,受到行业供应链挑战影响,交付量较第一季度下降0.4%至34422辆,但仍是销冠。

  

小鹏的增长势头被逆转开始于下半年。2022年7月份交付11524辆,环比下跌24.7%,在新势力中环比降幅最大;9月-11月,小鹏月销量分别为8468辆、5101辆,5811辆,同比下滑18.67%、49.7%、62.8%,销量下滑幅度逐月扩大。

  

以11月为例,新势力销量前五分别为广汽埃安、哪吒汽车、理想汽车、蔚来汽车、极氪汽车,销量分别为28765辆,15072辆、15034辆、14178辆、11011辆。小鹏5811辆的成绩,远远落后于蔚来、理想,甚至不及广汽埃安零头。

  

  

小鹏G9。

  

雪上加霜的是,被寄予厚望的新车小鹏G9也表现平平。10月和11月,小鹏G9销量分别仅为623辆和1546辆。G9发布于2022年9月,起售价超30万元,搭载激光雷达、英伟达Orin芯片、800V电压平台等多项新技术。何小鹏当时放出豪言:“G9是50万以内最好SUV,将接棒保时捷成标杆,明年销量超过奥迪Q5。”

  

尴尬的是,G9上市后被吐槽车型命名复杂,其按续航分出570、650、702三个系列,按字母又分出G、E、X三个系列,再加上各系列中的可选配、不可选配,足足划分出20个版本,选择困难。

  

而且,G9宣传的5D音乐座舱、双腔空气悬架、激光雷达、XNGP全场景辅助驾驶等功能,低配版本全部欠奉,发布后不久就出现大量退订。开局惨败,何小鹏看在眼里急在心上,不得不连夜调整车型配置,并“变相降价”,试图挽回口碑。

  

10月开始,小鹏进行全面组织架构调整,何小鹏连续多天主持公司管理层会议,对公司运营、组织架构和产品策略等关键问题进行反思和探讨。此轮大调整目的是改善组织效率,减少沟通成本,贴近用户了解真实需求。

  

对此,有业内人士分析认为,小鹏G9上市后出现的问题是此次组织架构调整的导火索。繁杂的产品配置、脱离用户需求的产品规划以及高价低配的策略令小鹏G9受到大量批评,何小鹏希望通过本次调整,全面改善组织效率。

  

三季报会议上,面对销量下滑、股价暴跌困境,何小鹏坦言道:“将更聚焦小鹏汽车的主业,大幅减少对生态企业鹏行智能和小鹏汇天的直接参与度。”

  

多措并举下,2022年最后一个月,小鹏汽车打了一个翻身仗。2022年12月,小鹏汽车交付量11292台。相比前两月5000余台的销量大有起色,但相比2021年同期,交付量还是下滑了29.43%。

  

小鹏汽车2022年的目标是“保25万辆,冲击30万辆”,但最终只交付12.08万辆,完成率不足五成,销量也掉到”蔚小理“第三名。2022年已经过去,期待2023年的小鹏在G9等新车型的助力下,迎来良好的发展势头。

  

蔚来很严重,李斌资产很受伤

  

蔚来创始人李斌,曾在2019年被称为“最惨的人”。但乘着新能源汽车的东风,2021年年初,蔚来汽车总市值突破1000亿美元,按美股市值计算,一度成为全球第四大车企。

  

但2022年,蔚来股价跌跌不休。2022年胡润百富榜显示,李斌的财富仅剩195亿元,作为参考,其2021年财富达450亿。然而,蔚来的股价似乎还远没有触底。

  

2022年12月27日晚间,蔚来发布公告称,由于近期爆发,导致公司在交付和生产方面受到影响,再加上供应链的限制与注册程序中断的扰动,预计今年Q4蔚来新车交付量将在3.85万-3.95万辆,远低于此前给出的4.3万-4.8万辆交付指引。

  

受此前数据泄露事件和公告影响,当天蔚来美股跌幅达8.3%,市值仅剩168.1亿美元,较年初市值暴跌约70%。

  

  

蔚来ET5。

  

一边是市值走低,另一边是李斌信心满满,对标豪华品牌。在NIO DAY2022活动上,李斌放话:“2023年销量超过雷克萨斯油车,我自己还是非常有信心的。”

  

事实上,11月份蔚来已经超越雷克萨斯。雷克萨斯在华销量为12642辆,蔚来14178辆。但扩大到全年来看,双方仍有差距。

  

2022年前11个月,雷克萨斯在中国市场的销量为16.86万台,同比下滑16.45%。而1-11月,蔚来累计交付106671台,同比增长31.8%,年度交付首次超过10万台。雷克萨斯处于下降通道中,而李斌对于蔚来的增长势头颇为自信。

  

在超越雷克萨斯之后,李斌念念不忘的还是BBA。李斌说,在上海40万以上细分市场中,蔚来的份额已经超越了BBA,在江浙沪很多城市也实现了这一目标。“长期来看,我们是有信心的。”

  

车卖的多了,却越来越大。2022年前三个季度,蔚来分别了18.25亿元、27.45亿元和41.42亿元。第三季度接近去年同期的4倍,这也是蔚来美股上市以来,季度的最高纪录。

  

41.1亿元分摊到90天,平均每天亏掉超过4600万元;41.1亿元分给31607辆车,平均每辆车近13万元。与其对应的,是蔚来下滑的毛利率。

  

今年第三季度,蔚来整体毛利率为13.3%,车辆毛利率16.4%,同比均有所下降。对此,李斌表示,今年毛利率之所以有所起伏,主要是由于电池、碳酸锂的创下新高,四季度预计也会受到影响。

  

为了提升市占率和毛利率,蔚来选择向下切入,推出新品牌,以及产业链垂直整合等组合拳,但这套打法能在多大程度上见效,或许要到2023年才能看到了。

  

威马跌出销量榜,沈晖:“收着点过日子”

  

如果说小鹏是从销冠跌出第一梯队,那沈晖的威马就是从“冠军”跌成了“others”,直接消失在了销量榜单中。

  

2015年10月,沈晖在德国收购了一家名为“WM Motor”的公司,并把公司命名“Weltmeister”,这个德语单词意思是“世界冠军”。2019年,在蔚来CEO李斌被称为当年“最惨的人”时,威马拿下造车新势力销量第二。

  

沈晖在这一年放出豪言:年销10万辆将是新能源汽车的生死线,威马将在未来两三年内达到这个数字。

  

  

沈晖,图片来自威马官网

  

2020年,威马拿到了一轮100亿级别的融资,上市在望。但2021年是威马掉队的开始。这一年,“蔚小理”年销量齐齐接近10万辆大关,威马的销量却不足“蔚小理”一半,仅有4.4万辆。一向自信的沈晖怎么也想不到,竞争对手迈过了生死线,威马却被卡住了。

  

2022年,情况变得更不乐观。在各家造车新势力争相发布月度销量数据的时候,威马却一直保持沉默,以至于我们只能从乘联会数据来一窥究竟。乘联会数据显示,在头部玩家月销量过万的当下,威马汽车10月销量仅有1117辆,11月则直接消失在了榜单中。

  

但在沈晖看来,销量低不是输了,反而是赢了未来。2022年11月,在接受媒体采访时,沈晖表示,“大环境不好,收着点过日子。动物尚且有冬眠本能,对于企业而言,降薪也好,调控销量也罢,其目的都是为了降本增效、改善盈利结构等战略目标,以期稳健渡过行业寒冬,并在未来能够可持续发展。”

  

为了降本增效,威马还在11月被曝出降薪计划:2022年10月开始,M4及以上级别管理者主动降薪,发放50%的基本工资;其他员工发放70%的基本工资;本年度不再发放额外奖金(第13薪)、留任奖金(第14薪)及年终奖,暂停发放购车补贴。

  

沈晖保持淡定,同僚们却一个个离开。继陆斌之后,另一位威马联合创始人杜立刚也被曝出在去年12月离开了威马。对于联合创始人离职,威马并未进行。

  

凭借在汽车行业的辉煌履历,沈晖的威马在一级市场的吸金能力惊人。曾吸引过百度、腾讯、红杉中国等众多明星投资机构的投资,累计金额超过350亿元。但如今的威马已经不再是当年的资本宠儿。

  

2021年威马科创板上市搁浅后转向港交所,自2022年6月1日交表至今未有下文,招股书已经失效。如今,威马被曝出正计划整合进Apollo出行实现借壳上市,若消息成真,这或是最后一根稻草。2023年,沈晖和威马还能继续淡定吗?

  

奇点汽车“塌缩”,李一男造车遇阻

  

2022年,上述企业是活得好不好的问题,奇点汽车和自游家则遇到了能不能活下去的问题。

  

2014年12月,奇点汽车背后公司“智车优行”注册成立。奇点汽车与小鹏、蔚来同年入局,比理想还早了4个月。

  

在造车之前,奇点汽车创始人沈海寅担任奇虎360副总裁,曾分管360手机卫士

  

360云盘、360安全路由等产品。沈海寅之所以创立奇点汽车,是受到特斯拉的启发。据沈海寅回忆,2014年第一次开特斯拉的时候,感觉自己“触电”了。

  

沈海寅向周鸿祎表示,希望能在360内部做一个造车项目。但周鸿祎认为造车与360主业相距甚远,拒绝了这个想法,于是沈海寅选择离职创业。擅长互联网打法的沈海寅,喊出的口号是:用小米的模式打造中国特斯拉。

  

沈海寅向外界宣称,他要创造出第一辆真正属于未来的智能电动汽车,设计面对的对象主要是年轻人,要接地气,让他们买得起,开得起。沈海寅还把重点放在了汽车智能上,“别人会先造车,我们先做系统。”但后续事实证明,并不是车内装块大屏装上app就叫智能。

  

沈海寅将自己的汽车品牌命名为奇点。奇点,被认为是物理学大爆炸的开端,是宇宙从无到有的点,这也显示了一名理工男的野心。

  

  

奇点IS6。

  

2016年,奇点发布首款车型iS6,早于同年成立的“蔚小理”首款产品,赚足了外界眼球。在此期间,沈海寅携奇点iS6频繁亮相,随着行业热度的上升,各路资本不断涌入,奇点汽车成为早期资本非常看好的造车新势力。

  

安徽铜陵市也向沈海寅抛出橄榄枝,邀请奇点汽车落户。2016年11月,奇点汽车宣布在铜陵建厂,该工厂预计总投资80亿元,年产能20万辆。

  

从2015年到2020年,奇点汽车完成了11轮融资。包括联想之星、360、英特尔投资、Netpower、安徽铜陵市等。截至2019年,奇点汽车总融资额已超过170亿元。然而,百亿巨资却只换来“量产车一再跳票”的消息。

  

给了奇点汽车沉重一击的是老东家360公司。据“连线出行”报道,2021年,360公司曾有高层到奇点汽车进行考察,了解其技术代码、车联网架构和车机系统等。最终,360决定不再继续投资奇点汽车,转投了哪吒汽车。

  

即使沈海寅和周鸿祎有旧情,在奇点汽车多年未量产的事实面前,沈海寅或也彻底输了。2022年,上百名被工资的奇点汽车员工申请劳动仲裁。2022年7月,帝维汽车工程技术(上海)有限公司为了追回欠款,向法院申请奇点汽车北京分公司强制破产重组。

  

奇点汽车的官网最后一条新闻停在了2020年7月,时代财经多次拨打公司,但无人接听。打着互联网思维造车的奇点汽车,终于塌缩成一个黑洞,百亿融资去了哪里,或许只有沈海寅自己清楚。

  

和沈海寅造车8年未量产不一样,李一男造车是被生产资质绊倒。

  

2018年,李一男创办牛创新能源。2021年底,牛创与大乘汽车常州金坛基地达成合作,并对外发布新品牌自游家。

  

  

自游家NV。

  

2022年10月8日,自游家汽车发布旗下首款SUV车型——自游家NV,并计划于2022年12月底前完成交付。

  

但短短两个月,自游家NV就“折戟沉沙”。12月7日,大乘汽车发布公告称,收到2.4万名意向用户的支持,但由于自身原因导致无法交付,将在48小时内全额退款(1000元定金),并补偿车模和200元星巴克卡。

  

李一男的合作伙伴并不靠谱。早在国六排放标准实施后,大乘汽车产品因未能达到相关技术标准,从2020年开始就因经营困难陷入停工停产的处境。

  

而根据《新能源汽车生产企业及产品准入管理规定》,对于停止生产新能源汽车产品24个月及以上的新能源汽车生产企业,在恢复生产之前,工信部应当对其保持《准入审查要求》的情况进行核查。

  

在当初合作时,大乘汽车就处于悬崖边缘,李一男把赌注压在资质上,也让其造车之路充满迷雾。

  

近2000亿美元!马斯克身价创纪录暴跌

  

特斯拉销量节节攀升,但曾经的世界首富、承包年内无数热搜的马斯克,也有惨的一面。

  

近日,吉尼斯世界纪录官网发布消息称,由于马斯克自2021年11月以来净资产损失近2000亿美元,一举打破了历史上个人财富损失最大的吉尼斯世界纪录。

  

截至发稿,《福布斯》网站数据显示,马斯克的净资产已降至1401亿美元,相比2021年11月的3200亿美元峰值减少近2000亿美元。

  

在此之前,这一纪录由日本软银集团首席执行官孙正义保持,他的个人财富从2000年2月780亿美元的峰值下降至同年7月的194亿美元,短短几个月里其净资产蒸发近600亿美元。

  

  

图片来自福布斯官网。

  

马斯克身价下跌,和收购推特一事息息相关。据外媒报道,2022年4月,马斯克宣布收购推特,并为支付440亿美元收购费用抛售大量特斯拉股票,导致特斯拉股价暴跌,2022年特斯拉市值缩水约65%。

  

为推进推特改革,马斯克还调动旗下公司提供支援,授权SpaceX、特斯拉和Boring Company的高管来推特工作。投资者担心,马斯克收购推特可能会影响到他在特斯拉的工作,还可能会抛售更多特斯拉股票来支持推特。

  

2022年12月14日,特斯拉股价报收156.8美元,市值自2020年11月以来首次跌破5000亿美元大关。此后,股价仍在下跌。截至2022年12月底,特斯拉股价跌至110美元附近,创下四年以来最长连跌纪录。

  

马斯克创下的个人资产蒸发2000亿美元新纪录,或许在相当长时间内都难以被打破。而近期,或为了提振市场情绪,特斯拉在中国市场降价迎战。

  

2023年1月6日,特斯拉中国官网宣布,Model 3起售价直降3.6万元,Model Y起售价直降2.9 万元,两款车型其余版本的降价幅度从2万到4.8万元不等,创下特斯拉中国售价历史新低。

  

2022年,特斯拉全年产量为136.96万辆,同比增长47%;全年交付量为131.39万辆,同比增长40%。虽然突破百万大关,但交付量距离马斯克2022年年初定下的提升50%目标仍有一定差距。

  

特斯拉股价能否在2023年回归高位,马斯克能否重回世界首富宝座,很大程度上或将取决于其市场表现。

  

写在最后

  

回顾2022,这是新能源汽车产业勇立潮头,拥抱变化的一年。

  

这一年,新能源汽车市场蛋糕越做越大,乘联会预估,2022年国内新能源批发销量为649万辆,较2021年的331万辆同比增长96%;

  

这一年,中国车企越跑越快,比亚迪连续数月销量突破20万辆,超越特斯拉,成为新能源全球销冠;

  

也是这一年,新造车格局生变,哪吒汽车超越“蔚小理”拔得头筹,传统车企的新品牌也增速喜人,大步向前。极氪在2022年交付71941辆,平均订单金额超33.6万元;AITO问界2022年累计交付量超7.5万辆……

  

无论过去一年过得如何,新的一年都已来到。市场不断变动,新的因素不断涌现,2023年的新能源汽车市场,一场鏖战已在酝酿,新的收获正在眼前。

上一篇:网宿科技获中国信通院“云原生技术创新奖”
下一篇:《三体》剧版今日CCTV8、腾讯全网首播:会员提前看三集

最新资讯
阅读排行